那些年你偶遇过的“网红”列车长

他们是列车上的大boss

是每一趟旅程的守护者

告别草原,壮乡山水也很温暖

我闻声马上赶到现场,看到一个男生蹲坐在地上,他皱着眉头,面色苍白,不停抚着胸口顺气。“让一让,请让一让!”我和列车员连忙上前将他扶起,艰难地穿过人群,把他带到餐吧乘务员专座坐下。

声明表示:“雷斯纳当时也知道纳吉布、阿布达比官员及‘一马公司’官员将从一个名为‘Maximus’计划获益。这项计划通过雷斯纳与刘特佐等人控制的空壳公司转账。”声明说,纳吉布的亲属也获得这笔经遭挪用的“一马公司”资金。

他们是旅途中可靠的肩膀

意外变“网红”?咱凭实力说话!

我们只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,他们却让我在异乡感受到了别样的温暖。我开始试着接纳这座城市,也慢慢爱上了这份工作。

现在,列车上还是会有许多旅客认出我来。但不同的是,他们看着我认真工作的身影,不会再找我合照,而是默默拍下我的照片,还对我竖起大拇指,这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和肯定呀!

2019年8月,正值暑运客流高峰,拥挤的车厢里十分嘈杂。对讲机里传来列车员呼叫:“车长车长,6号车有旅客晕倒了!”

“铁味情侣”的60秒爱情

“看到旅客都好,我才安心!”

为了通俗易懂,该机构不仅请来了旁白,还精心制作了一系列的动画图解。如果一切顺利,NASA 有望在 2024 年完成载人月球探索任务的准备。

2018年,我和她因铁路结缘,成为了“铁味情侣”。我是列车长,她是列车员,由于班组不同,我们聚少离多,每逢节日,更是忙碌。

我毫不犹豫答应了她,带着小男孩去到厕所。“叔叔,你是我的护花使者吗?”路上,人小鬼大的小朋友开我玩笑。“没错没错,护送你这朵祖国的小花朵。”之后,我带小朋友回到座位,了解了他们的困难后,默默联系车站提供轮椅,协助他们出站。

然而摆在 NASA 面前的最大问题,就是差钱。或为获得足够的支持,并最终迎来“财务自由”,该机构显然不愿放弃任何可能的宣传机会,于是诞生了下面这段 5 分半钟的视频。

那是我成为列车长后经历的第一个春运。当时我正在巡视车厢,一位女士恳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车长,可以请您帮我一个忙吗?”

“我头晕……可能是晕车了。”话音刚落,他便哇啦吐了一地,周围的旅客都纷纷捂住鼻子四下躲避。

△上图左一为列车长叶飞

有一天,退乘下班后,我累得不想说话,拖着乘务箱,就近一屁股坐在了车站前的花坛边,正揉着发酸的双腿,几个路过的旅客迎面走来,笑着和我打招呼:“过年还上班呢,小伙子?”“下班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,你们辛苦了。”一股暖流突然涌进心里,我竟一时语塞。

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声明表示:“雷斯纳等人策划和挪用27亿美元资金,以贿款和回扣等方式,分派资金给马来西亚和阿布达比的政府官员,这包括纳吉布等人。其他参与者、家人和雷斯纳也从中获益。”

随时随地向旅客伸出援手

据报道,纳吉布自2018年以来先后受到40余项指控,这些指控大多与“一马公司”相关。纳吉布否认了对自己的所有指控。

从那以后,我慢慢适应来自旅客关注的目光,时刻提醒自己,值乘时要细心、耐心,拿出百分之百的专注和热诚。

与半个世纪前的阿波罗时代相比,美国宇航局显然不会满足于在拍一张“到此一游”的照片。在此期间,大家也只能耐心等待。

陌生的乡音,迥异的饮食,让初来乍到的我特别不适应。春运期间,工作一天,能走足足3万步。

2019年1月,我突然火了一把。一位陌生旅客拍下我工作时的照片传到网上,让我收获了一波关注。有一次还在列车上被旅客拉着要合照。同事们便调侃我是“网红”列车长。

那段时间,我压力挺大,总担心工作表现不够好,让旅客们失望。“人红了不算红,工作表现红了才是真的红。”

我闻声停下脚步,回头发现一位行动不便的女士正面露难色看着我。原来,她刚做完手术,行动不便。5岁儿子想上洗手间,但不放心他一人前往,希望我能够陪同。

“小伙子,你怎么了,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2014年6月,我从内蒙古海拉尔来到南宁。挥手告别草原,转身拥抱山水,我成为了宁局首批高铁乘务员。

“吐吧,没事,吐出来就舒服多了。”我拿来清洁袋,轻拍他的肩膀温和地安慰他。吐完后,我帮他把身上的污物清理干净,给他倒来一杯温开水,见他面色好转,我才安下心来。

转眼5年过去了,我依然记得那个冬夜,那声问候,良言一句三冬暖,也不外乎如此吧。

到站后,小男孩笑着对我挥手:“谢谢叔叔!”“小朋友,我有这么老吗?”我忍俊不禁地揉揉他的笑脸,与他们挥手告别。能得到旅客的信任,这是我作为列车长最大的成就感。

阿尔忒弥斯(Artemis)是神话中的月亮与狩猎女神,而美国宇航局的同名计划,就是与可靠的商业伙伴携手,打造奔向月球轨道、载人在月面降落、并重返地球的全套方案。